摇滚记忆

《一无所有》的崔健
站在《风暴来临》的鲍家街43号
望着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有了一个逃跑计划
像不懂《爱着谁》的指南针
像和郑钧《私奔》的《灰姑娘》
没有注意到《无地自容》的黑豹
于零点问着《爱不爱我》
他学不来张萌萌的《美人计》
没有郑钧的《第三只眼》
不像黑豹一样《高兴就来难过就走》
他没有和指南针一样《选择坚强》
他不懂黑豹的《脸谱》和《体会》
或许站在鲍家街43号是个《错误》
嘿,他想鲍家街43号有个《失败者》
他想像郑钧《幸福的子弹》《赤裸裸》的《怒放》
于是来到达明一派的《石头记》
他遇到了太极的《crystal 》
开始了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
他不是谢天笑那样的《冷血动物》
他不是窦唯那样的《高级动物》有着《黑色的梦》
他和张楚一样有着《一颗不肯媚俗的心》
他和张楚一样知道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
于是他走到何勇的《钟鼓楼》
看着窦唯的《艳阳天》
他和超载乐队一样知道《生命是一次奇遇》
可他不知道《是否》有轮回
是否可以像唐朝乐队一样《梦回唐朝》
但是他终究有一段Beyond《光辉岁月》
虽然他没有得到他的《花房姑娘》
他只是个《苦行僧》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