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本经阴符七术》——鬼谷子的作品,在中国古代的哲学和兵学中都占有一定的地位。他也作为道教的一部重要道经,历代对它的注解都不在少数。《本经阴符七术》前三篇说明如何充实意志,涵养精神。后四篇讨论如何将内在的精神运用于外,如何以内在的心神去处理外在的事物。
盛神法五龙

  盛神中有五气,神为之长,心为之舍,德为之大;养神之所,归诸道。道者,天地之始,一其纪也。物之所造,天之所生,包宏无形化气,先天地而成,莫见其形,莫知其名,谓之神灵。故道者,神明之源,一其化端。是以德养五气,心能得一,乃有其术。术者,心气之道所由舍者,神乃为之使。九窍、十二舍者,气之门户,心之总摄也。

  生受之天,谓之真人;真人者,与天为一。而知之者,内修练而知之,谓之圣人;圣人者,以类知之。故人与生一,出于物化。知类在窍,有所疑惑,通于心术,心无其术,必有不通。其通也,五气得养,务在舍神,此之谓化。化有五气者,志也、思也、神也、德也;神其一长也。静和者养气,养气得其和。四者不衰,四边威势无不为,存而舍之,是谓神化归于身,谓之真人。真人者,同天而合道,执一而养产万类,怀天心,施德养,无为以包志虑、思意,而行威势者也。士者通达之,神盛乃能养志。

  译文:

  盛神

  想神旺的话就使用五龙功法

  旺盛的(元)神中有五种气,(元)神为五种气里的长者,心是五种气里的弟弟(也可译载体),品德是五种气里的尊者。养神的方法归结于道。道是天地的开始,道产生一,一是万物的开端。万物的创造是天的孕育,都是道的作用。道包容着无形的化育之气,在天地产生前便形成了。没有谁能看到它的形状,没有谁能认识它的名称,也可以把它称谓为“神灵”。因此,道是神明的根源,一是变化的开端。为此,人们用品德滋养五气,心就能专一,就有了法术。法术根源于心气的道法,(元)神是法术的使力者。人体的九窍,人体的十二舍,都是气进进出出的门户,都由心所总管。

  受命于天道的人,叫做真人。真人有天人合一的境界。通过求知且修炼而掌握这些的人,叫做圣人。圣人是用推类法而认识道的。人体与生生万物,都出于同一造化。知道推类的关键在九窍,有所疑惑的在于通于心气和法术。心气没有法术的话,必然有不通。它通的话,五种气就得到滋养,关键的(元)神也得到安养,这一过程就叫做养化。养化有五种气,它们是志气、思气、神气、德气,(元)神是它们的长者。宁静平和便可以养气,养气又可促进它们平和。志气、思气、神气、德气四气不衰弱,向四边发威散势没有不成功的,把它养存安顿好,这便叫(元)神化归与身的神形合一境界,这种人便叫真人。真人,是跟天与道合一的,他执行“合一”而且养育万物,怀着上天之心,施行品德,他用无为之道包养志虑,思意,而且能实践发威严气势。士人要通晓这些,(元)神旺盛了才能修养志气。

  道家五龙功法:

  所谓五龙乃是指两手,两腿与躯干,这五个部位都要盘曲如龙,故称五龙盘体,具体姿式如下:

  (1)身体侧卧:向左向右均可。古称左龙右虎,都是炼功的好姿式。 (2)以左侧卧为例,把左手大拇指,轻轻放在耳垂后面的凹陷中,食指和中指贴着左太阳穴,无名指、小指自然分开附于头侧,左肘弯屈贴靠胸肋,附枕而眠。(3)右手屈肘,掌心劳宫穴贴于左肩“肩井”穴上,右肘轻搭在左肘上。(4)左腿在下,屈膝蜷曲,犹如弯弓,弯曲以自己舒适为度。 (5)右腿微屈,重叠在左腿上;压左脚“跌阳穴(足胫腕部,俗称脚脖子内侧),钩贴右腿脚后跟。 (6)双目轻闭,自然呼吸,全身放松,将所有事情放下。

  1、首先由上到下的放松一下全身(不必放松得很细,大略放松一下即可)。

  2、放松后,思想集中在耳朵上,注意倾听呼吸的声音,意念随着一呼出气,一吸进来,使意与气合;同时让头颈随着呼吸,呼气时微微外伸,吸气时微微内收,要用意不用力,以外形只稍稍有些动作,外人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为度。这是使形与气合。如此,意、气、形三者合为一体,慢慢过渡到自然而然无须用意,则三者都能自动运转,则身心清静,呼吸自然变深变长,乃至进入胎息。练到一定程度呼吸有时会自动发生变化,如单吸不呼,或单呼不吸,或不吸不呼,一切要任其自然,不能有意强求。

  功态中如想翻身,则可由有卧和身变成左卧,方法姿式一样,唯动作左右互换。姿式不可散乱。

  练功中如睡着了,不必管他,功态中睡着与平常睡眠不同,由于一念贯串,在睡眠中仍旧在自动练功。第二天醒来时,如姿式已散,则仍要回复卧姿,再练习3—5分钟,然后按身心一体功方法收功即可。注意一定要收功,不收功则如播种而不收割,不能得益。睡姿最好要慢慢养成习惯,即使夜间翻身也不散乱,唯左右互换,则肝肺气血自动调和流注,使睡中得益更大。
养志法灵龟

  养志者,心气之思不达也。有所欲,志存而思之。志者,欲之使也。欲多则心散,心散则志衰,志衰则思不达也。故心气一则欲不偟,欲不偟则志意不衰,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。理达则和通,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,故内以养志,外以知人。养志则心通矣,知人则分职明矣。将欲用之于人,必先知其养气志。知人气盛衰,而养其气志,察其所安,以知其所能。

  志不养,则心气不固;心气不固,则思虑不达;思虑不达,则志意不实。志意不实,则应对不猛;应对不猛,则失志而心气虚;志失而心气虚,则丧其神矣;神丧,则仿佛;仿佛,则参会不一。养志之始,务在安己;己安,则志意实坚;志意实坚,则威势不分,神明常固守,乃能分之。

  译文:

  养志

  养志的话就使用灵龟功法。

  思维不畅达的人要修养自己的志气。一个人心中有欲望,才会有一种想法,使欲望化为现实。所谓“志气”不过是欲望的使者,欲望过多了,则心力分散,意志就会薄弱,就会思力不畅达。如果心神专一,欲望就不会多,欲望不多,意志力就不会衰弱,意志力不衰弱,思想就会畅达。思想畅达则心气和顺,心气和顺,心中就不会烦乱。因此,人对内要养气;对外,要明察各种人物,修养自己“五气”,就心情舒畅。了解他人,才能知 人善任。 我们想要任用人,一定要先知道他养气的功夫,知道他心气的盛衰。知道他的心志状态,

  看其养志修志,观察他是否稳健,就知道他的能力。不修养心志。“五气”就不稳固;五 气不稳固,思虑就不畅达;思虑不畅达,意志就不坚定;意志不坚定,反应就不快捷;反应不快捷,就会失掉信心,心气就会虚弱;如果心气虚弱就会失神丧志。如果失神丧志就会精神恍惚,精神恍惚;“志”“心”“神”三者就不协调了。修养心志之始,定要安定自己。自己意志安定了,意志才坚定,有了坚定的意志才能有神威。神威固守,才能调动一切。

  功法实践:

  初学功法的人,一定要从单盘开始练起。盘坐是由疼痛开始的,原因就是修炼者的下肢经脉不通。在修炼中应当本着循序渐进的原则,逐步的进行下肢经脉的锻炼,这个阶段的修习,修习者要用意志力坚持住。

  灵龟功法

  修炼者经过上述的修炼以后,下肢的经脉慢慢渐通畅了。但这时进行双盘还有不足,因此,还应尽一步的修炼。修炼者端身正坐于垫上,进行自然的盘腿:左足跟紧抵会阴,右足跟紧贴左小腿外侧,然后,两手放于身体的两侧,手心向后,身体向前俯压,作叩拜状。以额部向前下压贴垫为标准。 作时两手仍然放在身体两侧,手心向上。(注意两足应互相交换练习)
实意法腾蛇

  实意者,气之虑也。心欲安静,虑欲深远;心安静则神明荣,虑深远则计谋成;神明荣则志不可乱,计谋成则功不可间。意虑定则心遂安,心遂安则所行不错,神自得矣,得则凝。识气寄,奸邪得而倚之,诈谋得而惑之;言无由心矣。故信心术,守真一而不化,待人意虑之交会,听之候之也。计谋者,存亡之枢机。虑不会,则听不审矣。候之不得,计谋失矣。则意无所信,虚而无实。故计谋之虑,务在实意;实意必从心术始。

  无为而求安静,五脏和,通六腑;精神魂魄固守不动,乃能内视、反听、定志,思之太虚,待神往来。以观天地开辟,知万物所造化,见阴阳之终始,原人事之政理。不出户而知天下,不窥牖而见天道;不见而命,不行而至;是谓道知。以通神明,应于无方,而神宿矣。

  译文:

  实意

  要充实意虑,就使用螣蛇功法。

  所谓充实意虑,就是气的思虑活动。心想安静,思虑想深远。心安静了,精神便会充沛;思虑深远了计谋便成了。精神充沛了,意志力便不会散乱;谋划完成了,立功便没有阻隔。思虑坚定,心便安定;心安定了,便不会有差错。精神便自得其所,便会精神集中。如果思想活动不安定而游离在外,奸邪之徒便可凭借这种状况干坏事,欺诈阴谋便可乘机迷惑自己,于是说出话来便不会经过心的仔细思考。所以,要使心术真诚,必须坚守专一之道而不改变,等待别人开诚相见,彼此交流,认真听取和接受别人的意见。计谋是关系国家成败的关键。如果思想不交融,听到的情况便不周详;接受的东西不恰当,计谋就会发生失误。那么,思想上便没有真诚可信的东西,变得空虚而不实在。

  要自然无为,使得五脏和谐,六腑通畅,精、神、魂、魄都能固守不动。这种便可以精神内敛来洞察一切、听取一切,便可以志向坚定,使头脑达到毫无杂念的空灵境界,等待神妙的灵感活动往来。从而可以观察天地的开辟,了解造化万物的规律,发现阴阳二气周而复始的变化,探讨出人世间治国方法的原理。这便叫做,不出门户便可了解天下的万事万物,不把头探出窗外便可了解自然界的变化规律;没有见到事物便可叫出它的名称,不走动便可以达到目的。这便叫做“道知”,即凭借道来了解一切。凭借道了解一切,可以通达神明,可以应接万事万物而精神安如泰山。
分威法伏熊

  分威者,神之覆也。故静意固志,神归其舍,则威覆盛矣。威覆盛,则内实坚;内实坚,则莫当;莫当,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,如其天。以实取虚,以有取无,若以镒称铢。故动者必随,唱者必和。挠其一指,观其余次,动变见形,无能间者。审于唱和,以间见间,动变明而威可分也。将欲动变,必先养志以视间。知其固实者,自养也。让己者,养人也。故神存兵亡,乃为知形势。

  译文:

  分威

  施发威力,要使用伏熊功法。

  只有在旺盛的精神笼罩之下,威力才能充分发挥。所以,要使志向坚定,思想安静,精神集中,威力才能盛大。威力盛大,则内部充实坚定;内部充实坚定,威力发出便没有谁能抵挡。没有谁能抵挡,就能以发出的威力震动别人,那威势像天一样无不覆盖。这便是用坚实去对付虚弱,用有威力去对付无威力。这就好像“镒”我“铢”比较一样,相关悬殊。所以,只要一动便一定有人跟从,一唱便一定有人附和。只要弯动一个指头,便可看到其他指头的变化。威势一发出,就可使情况发生变化,没有谁能够阻隔。对唱和的状况进行周详考察,可以发现对方的任何间隙,明了活动变化的情况,于是威力就可以发挥出来。自己要活动变化,一定先要培养志向、隐藏意图,从而观察对方的间隙,把握住时机。使自己思想意志充实坚定,是养护自己的方法;自己讲求退让,便是驯服别人的方法。所以,能够“神存兵亡”,即精神专注而进击之势毫不表现出来,那便是大有可为的形势。

  道家伏熊功法:

  站立,低头,两手握拳,如熊侧身而起,张手摆脚,左右上下配合:右手上举撑空,左手下垂摇摆;两脚前后立定,右脚在后,左脚在前抬起悬空,与左手协调相摇摆。如此左右各做十五次,使胁肋骨节皆响,血气归于身体两旁,安神、养威、活血之功
散势法鸷鸟

  散势者,神之使也。用之,必循间而动。威肃内盛,推间而行之,则势散。夫散势者,心虚志溢;意衰威失,精神不专,其言外而多变。故观其志意,为度数,乃以揣说图事,尽圆方,齐短长。无间则不散势者,待间而动,动而势分矣。故善思间者,必内精五气,外视虚实,动而不失分散之实。动则随其志意,知其计谋。势者,利害之决,权变之威。势败者,不可神肃察也。

  译文:

  散势

  散发气势,即利用权威和有利形势采取行动,要使用鸷鸟功法。

  散发威势,是由精神主宰的。要散发威势,一定要抓住间隙(时机)采取行动。威力收敛集中,内部精神旺盛,善于利用对方的间隙采取行动,那么,威势便可以发散出去。散发威势时,要思想虚静,从而考虑周详;要意志充沛,从而能够决断。如果意志衰微,便会丧失威势,加上精神不专一,那么,说起话来便会不中肯,而且前后矛盾,变化不定。所以,要观察对方的思想意志和办事标准,运用揣摩之术游说他,并采取不同的政治权谋谋划各种事情,有时圆转灵活,有时方正直率。如果缺少间隙或意志等主客观条件,就不能发散威势。因为散势必须等待间隙而采取行动,一行动便要发出威势。所以,那些善于发现间隙(时机)的人,一动,便不会失去散发威势的实效,便会紧紧抓住对方的思想意志,及时了解对方的计谋。总之,形势是决定利害的,也是能够权变并发挥威力的条件。威势衰败,往往是因为不能够集中精神去审察事物结果。

  道家鸷鸟功法:

  站立,仿鸟儿立地展翅欲飞的动作,意念引尾闾之气朝头顶,仰头,两手在前额上方相握作拱状,然后弯腰,两手松开,分别向左右平平展开,像鸟儿展翅欲飞的样子。再将腰挺直,两手仍在额前上方作拱,如此反复做十五次
转圆法猛兽

  转圆者,无穷之计也。无穷者,必有圣人之心,以原不测之智;以不测之智而通心术,而神道混沌为一。以变论万类,说意无穷。智略计谋,各有形容,或圆或方,或阴或阳,或吉或凶,事类不同。故圣人怀此,用转圆而求其合。故与造化者为始,动作无不包大道,以观神明之域。

  天地无极,人事无穷,各以成其类;见其计谋,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。转圆者,或转而吉,或转而凶,圣人以道,先知存亡,乃知转圆而从方。圆者,所以合语;方者,所以错事。转化者,所以观计谋;接物者,所以观进退之意。皆见其会,乃为要结以接其说也。

  译文:

  转圆

  要像圆珠那样运转自如,就使用猛兽功法。所谓要像圆珠那样运转自如,便是指计谋没有穷尽。要能使计谋无穷运转,必须要有圣人的胸怀,从而探究不可估量的智慧,以这种不可估量的智慧来通晓心术。自然之道是神妙莫测的,处于一种混沌的统一状态。用变化的观点来讨论万事万物,所阐明的道理是无穷无尽的。智慧谋略,各有各的形态。有的灵活圆转,有的方正直率,有的公开,有的隐秘,有的顺利,有的凶险,这是为了应付不同的事类。所以,圣人根据这种情况以运用智谋,像圆珠运转,以求计谋与事物状况相吻合。他发扬自然造化之道,谋略开始后的一切举动无不包容自然造化之道,从而能观察研究神妙莫测的领域。

  天地是没有终极的,人事是变化无穷的,各自按照自然之道而形成类别。观察一个人的计谋,便可预测他的吉凶、成败的结局。计谋像圆珠一样运转变化,有的转化为吉,有的转化为祸。圣人凭借自然之道,能够预先了解事物的成败,因此能够灵活运转而确立某种方正的策略,抓住事物成败的关键。圆转灵活,是为了使彼此意见融洽;方正直率,是为了正确地处理事务。运转变化,是为了观察计谋的得失;接触外物,即与人交往,是为了观察别人进退的意图。只有了解事物的关键,把握对方的主要想法,才能跟对方紧密联合,使彼此的主张一致。
损悦法灵蓍

  损悦者,机危之决也。事有适然,物有成败,机危之动,不可不察。故圣人以无为待有德,言察辞,合于事。悦者,知之也。损者,行之也。损之说[1]之,物有不可者,圣人不为之辞。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,故辞不烦而心不虚,志不乱而意不邪。

  当其难易,而后为之谋;因自然之道以为实。圆者不行,方者不止,是谓大功。益之损之,皆为之辞。用分威散势之权,以见其悦威,其机危乃为之决。故善损悦者,誓若决水于千仞之堤,转圆石于万仞之谷。而能行此者,形势不得不然也。

  译文:

  损悦

  减损杂念以使心神专一,就使用灵蓍功法。

  减损杂念、心神专一是判断事物隐微征兆的方法。事件有偶然巧合,万物都有成有败。隐微的变化,不可不仔细观察。所以,圣人用顺应自然的无为之道来对待所获得的情况,观察言辞要与事功相结合。心神专一,是为了了解事物;减少杂念,是为了坚决行动。行动了,解说了,外界还是不赞同,圣人不强加辞令进行辩解。所以,聪明人不因为自己的主张而排斥掉别人的主张。因而能够做到语言扼要而不繁琐,心里虚静而不乱想,志向坚定而不被扰乱,意念正当而不偏邪。

  适应事物的难易状况,然后制定谋略,顺应自然之道来作实际努力。如果能够使对方圆转灵活的策略不能实现,使对方方正直率的计谋不能确立,那就叫做“大功”。谋略的增减变化,都要仔细讨论得失。要善于利用“分威”、“散势”的权谋。发现对方的用心,了解隐微的征兆,然后再进行决断。总之,善于减损杂念而心神专一的人,他处理事物,就像挖开千丈大堤放水下流,或者像在万丈深谷中转动圆滑的石头一样。
版本说明

  此电子文本取自萧登福先生之《鬼谷子研究》〔文译出版社,一九八四年〕。
另一版本

  《本经阴符七术》
盛神法五龙

  盛神中有五气,神为之长,心为之舍,德为之人,养神之所归诸道。

  道者,天地之始,一其纪也。物之所造,天之所生,包容无形化气,先天地而成,莫见其形,莫知其名,谓之神灵。

  故道者,神明之源,一其化端。是以德养五气,心能得一,乃有其术。

  术者,心气之道所由舍者,神乃为之使。

  九窍、十二舍者,气之门户,心之总摄也。

  生受之天,谓之真人;真人者,与天为一。

  而知之者,内修练而知之,谓之圣人。圣人者,以类知之。

  故人与生一,出于化物。

  知类在窍,有所疑惑,通于心术,术必有不通。

  其通也,五气得养,务在舍神,此之谓化。

  化有五气者,志也,思也,神也,德也。神其一长也。静和者养气,养气得其和。四者不衰,四边威势,无不为,存而舍之,是谓神化归于身,谓之真人。

  真人者,同天而合道,执一而养产万类,怀天心,施德养,无为以包志虑、思意,而行威势者也。士者通达之,神盛乃能养志。
养志法灵龟

  养志者,心气之思不达也。

  有所欲,志存而思之。志者,欲之使也。欲多则心散,心散则志衰,志衰则思不达也。

  故心气一,则欲不偟;欲不偟,则志意不衰;志意不衰,则思理达矣。

  理达则和通,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。

  故内以养志,外以知人。养志则心通矣,知人则分职明矣。

  将欲用之于人,必先知其养气志,知人气盛衰,而养其气志,察其所安,以知其所能。

  志不养,心气不固;心气不固,则思虑不达;思虑不达,则志意不实;志意不实,则应对不猛;应对不猛,则失志而心气虚;志失而心气虚,则丧其神矣。

  神丧则仿佛,仿佛则参会不一。

  养志之始,务在安己。己安,则志意实坚;志意实坚,则威势不分,神明常固守,乃能分之。
实意法螣蛇

  实意者,气之虑也。

  心欲安静,虑欲深远。心安静则神明荣,虑深远则计谋成。神明荣则志不可乱,计谋成则功不可间。

  意虑定则心遂安,则其所行不错,神者得则凝。

  识气寄,奸邪得而倚之,诈谋得而惑之,言无由心矣。

  故信心术,守真一而不化,待人意虑之交会,听之候之也。

  计谋者,存亡枢机;虑不会,则听不审矣。候之不得,计谋失矣;则意无所信,虚而无实。

  无为而求安静,五脏和,通六腑,精神魂魄固守不动,乃能内视反听:定志虑之太虚,待神往来。

  以观天地开辟,知万物所造化,见阴阳之终始,原人事之政理,不出户而知天下,不窥牖而见天道,不见而命,不行而至。

  是谓道知,以通神明,应于无方,而神宿矣。
分威法伏熊

  分威者,神之覆也。

  故静固志意,神归其舍,则威覆盛矣。

  威覆盛则内实坚,内实坚则莫当,莫当则能以分人之威,而动其势如其天。

  以实取虚,以有取无,若以镒称珠。

  故动者必随,唱者必和,挠其一指,观其余次,动变见形,无能间者。

  审于唱和,以间见间,动变明而威可分。

  将欲动变,必先养志伏意以视间。

  知其固实者,自养也;让己者,养人也。故神存兵亡,乃为之形势。
散势法鸷鸟

  散势者,神之使也。

  用之必循间而动。

  威肃内盛,推间而行之则势散。

  夫散势者,心虚志溢。

  意失威势,精神不专,其言外而多变。

  故观其志意为度数,乃以揣说图事,尽圆方,齐长短。

  无则不散势。散势者,待间而动,动势分矣。

  故善思间者,必内精五气,外视虚实,动而不失分散之实。

  动则随其志意,知其计谋。

  势者,利害之决,权变之威。势败者,不以神肃察也。
转圆法猛兽

  转圆者,无穷之计。无穷者,必有圣人之心,以原不测之智,以不测之智而通心术。

  而神道混沌为一,以变论万义类,说义无穷。

  智略计谋,各有形容,或圆或方,或阴或阳,或吉或凶,事类不同。

  故圣人怀此之用,转圆而求其合。

  故兴造化者,为始动作,无不包大道,以观神明之域。

  天地无极,人事无穷。各以成其类,见其计谋,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也。

  转圆者,或转而吉,或转而凶,圣人以道先知存亡,乃知转圆而从方。

  圆者,所以合语;方者,所以错事。转化者,所以观计谋;接物者,所以观进退之意。

  皆见其会,乃为要结,以接其说也。
损兑法灵蓍

  损兑者,几危之决也。

  事有适然,物有成败。几危之动,不可不察。

  故圣人以无为待有德,言察辞,合于事。

  兑者,知之也。损者,行之也。

  损之说之,物有不可者,圣人不为辞也。

  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,故辞不烦而心不虚,志不乱而意不邪。

  当其难易,而后为之谋,自然之道以为实。

  圆者不行,方者不止,是谓大功。益之损之,皆为之辞。

  用分威散势之权,以见其兑威,其机危乃为之决。

  故善损兑者,譬若决水于千仞之堤,转圆石于万仞之溪。

One thought on “《本经阴符七术》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